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新圈子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29|回复: 8

班廷—胰岛素的发现(转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5-2-28 02: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一  胰岛素出现以前糖尿病的治疗情况

糖尿病是历史悠久的人类疾病,问题出在身体不能利用最重要的能源——葡萄糖,以致有大量的葡萄糖堆积在血液,造成血管病变及病菌滋生;同时过多的葡萄糖从尿液流失,带走大量水分,造成病人又饥又渴。就算吃喝不断,患者仍然不断消瘦(蛋白质及脂肪都分解用来制造更多的葡萄糖),增加饮食只会使情况变得更糟,因此中医称此疾为“消渴症”。在长期“饥饿”下,身体组织开始利用酮体;大量由脂肪及胺基酸生成的酮体带有酸性,而造成患者酸中毒。

在胰岛素发现以前,常用的糖尿病控制方法就是禁食。在每日不到一千大卡的热量、不含什么碳水化合物的严格饮食下,原本已经消瘦不堪的糖尿病患者更是骨瘦如材,形同饿莩。这些人的体重可低至二十来公斤,成天躺在床上,连抬个头的力气也无。他们就算不死于酸中毒造成的昏迷,迟早也是饿死。这些坐以待毙的悲惨情状,绝非现代人所能想像。

直到上世纪20年代初,糖尿病仍被视为一种令人谈虎色变的不治之症。数以百万计的糖尿病人只能无望地等死,“毫无结果地想用挨饿的办法来苟延残喘”。班廷的好友基尔克里斯特医生就是这些将要饿死的病人之一,昔日健壮的青年如今迅速消瘦,嘴里散发出死亡的气味……班廷决心攻克这个难题:如何找到解决病人胰腺功能缺陷的办法,使他们血液中的糖分重新变成身体所需的热能呢?

在过去,人们一谈及糖尿病,就如同今日人们谈及“爱滋病”,会谈病变色,胆战心惊。而当时医生最先进的治疗方法,就是控制饮食。成千上万的患者,为了延长生命时间,而不得不依靠残酷的慢性饥饿疗法来苟延残喘。直到20世纪20年代初,有一个年轻的加拿大外科医生,勇敢地站出来,面对人类可怕的对手一一糖尿病,展开了一场英勇的战斗。历尽艰辛,终获成功。这位勇敢的先驱者就是费里德里克•班廷。

如今人们已不必因为患了糖尿病而胆战心惊,用胰岛素来对付糖尿病已是一般的医药常识。然而,在20世纪20年代以前,这种病给人们带来的却是灭顶之灾。得了糖尿病的人以极快的速度消瘦,整日饥饿,干渴,喝下去的水会变成充满糖的尿。患者可以从一个彪形大汉,转眼变得骨瘦如柴,最终难免一死。当时,医生治疗糖尿病的最先进的方法,就是控制饮食。成千上万的患者,为了延长生命时间,而不得不依靠残酷的慢性饥饿疗法来苟延残喘……

然而在80多年前,人们是无从知道它的由来和厉害的,仅仅是在临床表现上观察到这类病者有“三多一少”的症状:多食、多饮、多尿、体重减少。而唯一能以略加遏制其势头的措施,就是“饥饿疗法”,如同那时治疗高血压的办法是“放血疗法”一样。严格限量患者的日常饮食,但却不幸又因此造成了一些病人猝死于低血糖休克,或者慢性煎熬、殒于营养不良等。所以,面对这些病例,医生们十分地棘手难办。

二  班廷传记

费德里克•格兰特•班廷,1891年 11月14 日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阿列斯顿一个小农庄里。他是兄弟姊妹五人中最小的一个。当他懂事以后,得知母亲因生他而留下病根,内心非常内疚。每天放学回家,总是先绕道给母亲买药,然后伏在母亲病榻前做功课,或陪着母亲聊天或读报给她听。

从当地的中学毕业后,班廷告别母亲,进入多伦多大学神学院,可是上帝并没有给他带来福音。一年级结束时,他却得到了母亲逝世的噩耗。悲痛中的他领悟到:治病救人得靠医学。于是第二学期开学时,他就到医学院改学医学,他把母亲的遗像放在案头,并在日记中写道: “我一看到她那忍着病痛的慈祥的微笑,心里好像一亮,医学上好些难记的名词,一下子就记住了。”在医学院学习时,解剖学吸引了他。到临床实习那年,他已下定决心
当一名矫形外科医生。

班廷不仅学业优异,而且他那助人为乐的美德深受师长与同学的赞扬。有一回,一位女同学看见他独自一人在校园里边看书边啃面包。起先还以为 他只是为了抓紧时间学习。可是在后来的十几天,他都是这样偷偷地背着大家啃干面包,就问他是怎么回事。这一问才知道,他在医院实习时遇到一位产妇,家贫如洗,丈夫又染病在床,家里还有 3 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班廷便把自己这个月的伙食费省下来送到那位病人家里。

1916年,班廷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毕业,这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已在进行中,前线急需医务人员。同年12月,班廷应征入伍,在加拿大陆军医疗队任上尉。次年医疗队到达英国本土,接着他被派往法国前线。1918年9 月,班廷在卡姆勃雷战役中负伤。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着,他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正当他在为一名伤员手术时,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右臂。他险些为此而丧失他的一条胳臂。为了表彰他在战争中的英雄行为,有关部门在 1919年授予他一枚军功十字勋章。

战争结束后,班廷离开军队复员了。他先在多伦多儿童医院当了半年住
院医生,后来决定自己开业行医。他搬到安大略省的小镇伦敦城里挂牌开业,等候病人前来就诊。在头一个月里,只有一个病人前来按过门铃。那一个月
他只挣了4 美元。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他在医学道路上继续努力的决心。由于业务不忙,他又在安大略省医学院兼职当一名实验助教,讲授解剖学和生理学。这原本是为了糊口的 “兼职”,却使他获得了日后成功的机遇。而使瞬息即逝的机遇转化为现实的,正是他这种凡事认真的态度和对科学执著追求的精神。

1891年11月14日班廷出生于加拿大的阿里斯顿。班延的母亲在生他时留下了病根,一直卧床不起。母亲的病痛在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来医治母亲的病。最终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西医学院当上丁一名年轻的教师。

班廷1891年11月14日出生在加拿大的阿里斯顿。班廷的母亲在生他时留下了病根,一直卧床不起。母亲的病痛给班廷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他对母亲十分孝顺,常对母亲说:我长大了一定要当个出色的医生,把妈妈的病治好!在班廷18岁那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多伦多医学院,实现了儿时的梦想。他在医学院里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他一直朝着一个目标在努力,那就是将来当一位名医。可惜的是,班廷的母亲没有等到这一天,在班廷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她就病重去世了。

在班廷大学毕业那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前方急需医生,班廷应征入伍了。在欧洲战场上,班廷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挽救了许许多多士兵的生命,而他自己从前线回来时,胳膊上却带着一块很深的弹伤。面对主张截去那只胳膊以保住性命的外科医生,班廷表现出了一股倔强的顽强:我非要留下这只胳膊不行!我是一名外科医生,没有胳膊,就等于没有了生命!

战争结束后,他回到了加拿大,先在多伦多儿童病院当了半年住院医生,后来又在安大略州的小镇伦敦城里挂牌开业。和平时期,外科手术很少。开业28天班廷才等来了第一个病人。一个月下来,帐本上一共才挣了4美元。为了糊口,他在安大略医学院找了一个实验示范教员的临时工作。

班廷对待教学很认真,每天晚上都在宿舍里十分用心地备课,他力图把实验示范课搞得尽可能深刻,有趣。就在1920年10月30日的夜晚,一个奇妙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从此便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欧洲坎布莱,加拿大军队与德军激战,双方死伤惨重。医院里躺满了痛苦万状的伤员。忙碌的军医走到一个伤员床前说:“喂,孩子,我们必须给你截肢,否则就救不了你的命。”伤员坚定地说:“不,不,不能截掉我的膀子,我宁可冒死的危险也不能失掉胳膊。”军医再三劝说,青年仍固执己见:“我也是个外科医生,需要两手两脚来干这一行。”军医只得离开这个“执拗的、硬来的傻瓜”,到别的床前去了。

这位年轻医生是弗雷德里克•格兰特•班廷。他冒了死亡的危险,终于手脚无缺地活了过来。他回到加拿大,在小镇伦敦城挂牌行医。可是诊所生意极其惨淡,头一个月只有一个病人来按响门铃。那个月班廷医生的收入是四块钱。为了养家糊口,他在西安大略省医学院找了一份兼任讲师的工作。

老实说,班廷并非一个功底深厚、经验丰富的医学研究者。对自己所讲的药物学课,他也自感知识有限。但这激起了他不向命运和困难低头的劲头,他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备课。有一天,他被要求作一个关于糖尿病问题的报告。没想到,这个偶然闯入他研究领域的课题,竟会影响到他的一生和千百万人的生命。

一九一七年,班廷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毕业。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最后一年班廷没上什么课,整年只记了五页笔记(他后来自承所受医学教育并不完整),就被征召入伍成为陆军医官,并上法国前线参与了坎伯拉之役(Battle of Cambrai,坦克首次在战场上成功使用),因伤光荣退役。由于无法在大医院找到工作,班廷被迫到距离多伦多一百八十公里远的小城伦敦开业。

由于诊所的生意甚是清淡,于是班廷在当地西安大略大学的医学院找到兼课的工作;他对糖尿病的知识,也就是从备课时得来。一九二○年十月,他读到一篇病理报告,其中描述胰管遭结石阻塞的病人,其胰脏中分泌消化酵素的外分泌腺组织有所萎缩,但胰岛细胞却存活良好。于是,班廷想到可以将狗的胰管以手术结扎,模拟结石阻塞的情况;等消化腺萎缩后,或许可以分离出胰岛中未知的降血糖物质。

自一八八九年德国的敏柯斯基 (Oskar Minkowski) 发现胰脏和糖尿病的关联之后,就不断有人尝试分离胰脏的神秘内分泌物质,也陆续有报导指出胰脏的萃取物具有降血糖的作用;但不是效果不够好,就是副作用大,都没有得到同行的认可。而班廷与贝斯特在一九二一年夏天的辛苦工作结果,也没有超越前人;如果不是麦克劳德及柯利普的从旁帮忙,只怕也与先前诸人一样,未能尝到胜利的果实。

终其一生,班廷都认为他灵光一现的想法是导致成功之源;经由他的鼓吹及二手报导的传播,这个说法也就流传下来。但实情是:胰管的结扎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胰脏所分泌的消化酵素在进入消化道之前都处于非活化的状态,并不会将胰岛素分解;再来在低温下将胰脏绞碎及以酒精萃取,都可去除消化酵素的作用(这一点并非我们的事后之明,当年就有人指出)。因此,吊诡的是:班廷的成功,肇因于他对于研究的无知。

麦克劳德是苏格兰人,在英国、德国及美国各地都有过完整的研究资历,当时是美国生理学会的理事长,专长在碳水化合物代谢生理。麦克劳德是个称职的研究者,熟悉医学文献,更擅长于整合现有的生理学知识,他也是个多产的作者。当毫无研究经验的班廷带著不成熟的想法前来找他帮忙时,他直觉的反应是之前已经有许多人试过且失败了,凭什么班廷这个无名小卒会成功呢?或许他认为班廷的想法至少之前没有人做过,不妨一试;或许他想班廷好歹是个外科医生,给狗动起手术来大概没有问题;再者,麦克劳德每逢暑假都要回苏格兰老家休假,实验室多个人做事,未尝不好。于是他答应让班廷一试,并让贝斯特帮忙;历史因此创造。

班廷博士是加拿大安大略省一个小镇上的开业医生,年轻时曾立志研究神学。不知为什么,很少有患者光顾他的诊所,所以他的时间很充裕。如果有好文笔,他完全可以写些歇洛克、福尔摩斯之类的侦探小说,可惜他没有。于是,他打算到附近的大学当钟点讲师。

在这以前,他没有认真钻研过学问,为了备课,只好多跑图书馆,对新的医学动态就只好临时抱佛脚了。一天,他站在科学新刊书架前哗哗地翻看着,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篇有关糖尿病的报道上。当时,糖尿病是不治之症,许多年轻人死于这种病。他是医生,自然很关心这方面的报道。尽管读起来有些困难,他还是坚持讲师。

在这以前,他没有认真钻研过学问,为了备课,只好多跑图书馆,对新的医学动态就只好临时抱佛脚了。一天,他站在科学新刊书架前哗哗地翻看着,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篇有关糖尿病的报道上。当时,糖尿病是不治之症,许多年轻人死于这种病。他是医生,自然很关心这方面的报道。尽管读起来有些困难,他还是坚持看完全文。

他越看越兴奋,无法令自己平静下来。文章说:“至今还没有人能从狗的胰脏中抽出可以防治糖尿病的物质。但是,如果将正常狗的胰脏切去,这只狗肯定患糖尿病,所以,我认为胰脏中肯定具有可以使之不患糖尿病的物质。”文章还写道:“若将狗胰脏中分泌消化酶的总管结扎住,狗仍然不会患糖尿病。所以,这种物质不应该是消化酶。这种能防治糖尿病的物质似乎存在于胰岛内。”

班廷把这篇报道看作来自上天的启示,因为他已经在这篇报道的启发下,想出一种抽取方法,他确信自己可以成功。他想:“现在之所以没有人成功,一定是因为胰脏中的消化酶破坏了可以防治糖尿病的物质。”

他的设想是:把分泌消化酶的总管结扎住,使产生消化酶的地方失去分泌功能,然后在不破坏防治糖尿病物质的前提下对胰脏进行抽取。将抽取物给糖尿病患者注射,患者一定可以得救!

1920年

1920年10月末,在大学里兼职作外科及解剖学示教教员的加拿大外科医师Freder— ick Banting为了讲碳水化合物代谢而备课,在上课的前一天晚上,他读到一篇刊在外科及妇产科杂志(SGO)上的文章:“由胰腺结石症看朗氏小岛与糖尿病的关系。”这篇文章启发Banting进行思考,到午夜后,一个科研思路形成了:在胰腺的提取液中.内分泌物质受到外分泌物中消化酶的作用而被破坏了;如果结扎狗的胰管,并让狗存活,一直到胰腺腺泡萎缩,不再有外分泌,只留下胰岛的内分泌,然后提取那具有减轻糖尿病作用物质。 Banting的想法得到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生理学家Macleod的支持,给他提供了实验条件,许派一名医学院五年级的学生Charles Best作助手。

故事还应该从上一年(1920)10月的金秋时节讲起。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西医学院有个28岁的生理学兼外科青年教师弗里达雷克.班廷,正在准备给医学生讲授一堂关于糖代谢的课。对于这位刚开始教书的青年教师来说,心中着实无底,感到很焦虑。他知道这是一个与胰腺有关的问题,但他翻了几本教科书,都对胰腺这个器官的生理讲得太少,有很多问题,如果学生问起来,自己感到茫然,不能回答。例如,已知胰腺与糖尿病有关,切除动物的胰腺,就会引起糖尿病昏迷等状态,一、二周内必然死亡。但胰腺为什么能防止糖尿病的发生?在书上找不到答案。不错,从文献上了解到,确有一些有名的生理学家认为,胰岛能分泌一种未知的内分泌物来调节糖代谢。甚至在11年前一个科学家在急不可待的心情下,把这个诞生不出来的内分泌“婴儿”,预先起了个名字,叫“胰岛素”。又在9年前的一个科学家指出,正是胰腺外分泌中的胰蛋白酶在提取液中破坏了这个内分泌物。但人们就是无法克服这个技术上的难关以成功地提取胰岛素。

这里,不妨作一点解释。胰腺是一个兼有内外分泌两种功能的器官。它的外分泌是胰液,是一种重要的消化液,含有分解各种营养物质的酶,如胰蛋白酶、脂肪酶、淀粉酶等。它的内分泌是由散处在胰腺外分泌组织中的岛状组织(胰岛)的细胞所分泌的。为什么这两种功能不同的组织拼凑在一起,至今还是一个谜。但在鱼类,两者是分开的。

但事有凑巧。就在这时的一天,班廷收到一本新杂志。晚上上床后,他才有功夫拿起来浏览一下,发现其中有一篇病理学家的论文讲到,在胆石形成中,如果阻塞了胰腺通向十二指肠的导管,就有可能引起胰腺萎缩。作者在动物实验中也观察到,结扎胰导管也能引起胰腺萎缩。班廷反复读了这篇文章,感到十分兴奋。他立即产生了一个设想,并从床上起来写在笔记本上:“结扎狗的胰导管,待其腺泡萎缩只余胰岛后,试图分离其内分泌以治疗糖尿病。”这时一看表,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两点钟了。重新上床后,脑内仍萦绕这讲这堂课和结扎胰导管以提取胰岛内分泌这两个问题,使他浮想联翩,久久不能成眠。醒来时,已经旭日东升,红光满屋子。

班廷正是在这个新设想的推动下,锲而不舍,信心十足,经过几个月的艰苦 ,终于把胰岛素奉献给了人类,成为医学史上一个伟大的贡献。这里,不禁令人想到:人生有很多偶然,而偶然却能铸造人生的命运!

当天上午一下班,班廷就找到他的主任米勒教授汇报他的设想并希望能在这里开展研究工作。米勒是一个神经生理学家,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经验,他听后表示支持,但认为自己的实验室既无这类技术,也无这类设备,无法在本校开展。他建议去找多伦多大学生理系的麦克劳德教授,他是一个有名的糖代谢权威,如果得到他的指导,事情就好办了。就这样,班廷就专程去找麦氏请教。多伦多大学医学校是班廷的母校,但麦氏没有教过他,他俩并不相识。

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第一次会见没有结果。麦氏认为,班廷是一个毫无研究经验的年轻人,只有浮浅的教科书知识,而过去有不少有名的科学家,具有好的实验室设备,在寻找这个 糖尿病的激素中都失败了。因此,他认为这个设想不会成功。但班廷终不死心。经过几个月几次周旋,麦氏终于勉强答应了,允许他在暑假实验室空闲时间来自己这里工作两个月,给他十只狗,其余一切都自备。

没有助手怎么办?麦氏答应找两个四年级学生利用暑假轮流来帮忙。这两个学生一个叫白斯特,22岁,另一个叫瑙波尔,经过协商,决定白斯特帮做前一段实验,瑙波尔帮后一段。为了筹备实验费,班廷变卖了自己所有能卖的东西,真是大有破釜沉舟之势。当离开他所工作的那个小镇时,他的心情是沉重的。

一九二 0 年十月底,在安大略省西方大学医学院任实验助教的班廷,为了准备给学生讲授胰腺机能而查阅文献。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些当时还无法解释的难题。在当时,已经有人推测糖尿病的病因可能与胰岛有关。但实验中口服胰腺制成的试剂却对治疗糖尿病毫无裨益,所以这种推测不成立。这一推测引起了班廷的兴趣,他进一步查阅资料,了解到胆结石阻塞胰导管会引起除胰岛之外所有胰腺萎缩,这种胰脏不能分泌消化液,却不会使机体患糖尿病。

这一发现给了班廷很大的启示,它一方面证实了胰岛的特殊作用,另一方面让班廷想到了这样一个假设。胰腺的提取物之所以对治疗糖尿病无效,可能是因为制剂过程中胰腺酶将这种抗糖尿病激素破坏了。另外口服的过程中,消化酶也会将激素分解。这一推测是否正确,只要用胰腺萎缩(不含胰酶,只有胰岛)的胰腺制成药剂,用注射来对糖尿病进行治疗,看结果是否有效即可证明。

这天晚上,他必须准备第二天的示范实验。实验的内容是胰脏的功能。教科书上说,胰脏在消化食物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它是一座多功能的、了不起的小发酵厂,有一种神秘的分泌液经由胰管流入小肠,它能消化糖,分解脂肪和蛋白质,供人体吸收和利用。人如果没有胰脏,就会得糖尿病死掉,班廷的脑子里老是想着这个问题,他趴在一大堆资料上仔细琢磨着。德国医生敏考斯基曾在1899年做过这样的实验,他把狗的胰脏彻底切除,然后仔细地缝合伤口,日后进行观察。眼看着那只狗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消瘦,干渴,饥饿,无精打采,只剩下抬头喝口水的力气,最后终于倒下,……这只狗死于糖尿病。博学的德国病理学家兰格亨斯在他的论文中指出,胰脏中存在着一些细小的细胞团,其结构不同于一般制造消化液的酶细胞,在显微镜下观察它们就像海洋中漂浮的小岛。因而这些细胞团被称为兰格亨斯氏岛,也就是胰岛。

班廷想,学生们一定会对这些感兴趣的。它要通过实验告诉学生们,正是这些不起眼的胰岛保护人们不得糖尿病。实验证明,即使把狗的胰管扎住,不使一滴消化液流出,狗也不会得糖尿病,虽然狗的胰脏已退化,但胰岛还健康存在。

准备到这种程度,班廷相信示范实验课一定会成功的。该睡觉了,班廷随手拿起刚收到的医学杂志,心不在焉地翻着,咦,太巧了,这儿有一篇关于胰脏和糖尿病的报告。班廷想到了备课内容,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念头:能不能为治愈糖尿病做点事情呢?整个欧洲和美国有几百万糖尿病患者,成千的人正在死去。有的是儿童,突然发病,瘦弱如侏儒,只有死路一条;还有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想到这些,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是一名正在惨淡经营收入低微的外科医生,不得不当临时讲课教师来维持生计;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外科医生,而糖尿病却是典型的内科疾病……而只想到,作为医生,不能解除病人的痛苦,那还算什么医生!

班廷躺在床上,思维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他冥思苦想,觉也睡不着,就在冥冥之中,他好像悟出了一些道理:能不能将狗胰脏的导管扎住,使胰脏退化,这样可以使胰岛细胞不受消化液的影响,从而提取仍然健康的胰岛细胞,来使已经全部切除了胰脏而得糖尿病后行将死亡的狗活下去呢?他赶紧起身,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稍纵即逝的思想火花:结扎狗胰管;6~8周待其退化;将剩余部分取出进行提取。

班延决定到多伦多大学医学生理系,找麦克洛德教授,他是北美著名的胰脏生理和病理方面的专家。他只想说服教授为自己提供一些进行实验必不可少的条件。为此,他不顾老师、亲友的劝阻,关闭了诊所,辞掉了临时教师的工作,破釜沉舟,一心准备搞研究。可是,要说服大名鼎鼎的麦克洛德教授,对于不善言辞的他是多么的不容易。他拿出了像不让锯胳膊时一样的固执和顽强劲,终于说服了教授。其实他要求的实验条件,对于教授来说太容易满足了。他只要10条狗,一名助手,做8个星期实验。教授满足了他的要求,为此,他也闻名于后世。

在阅读了大量有关糖尿病、胰脏以及知名研究者们如何想尽方法仍未能挽救糖尿病患者的书籍资料后,班廷终于开始了他的科学实验。就在多伦多医学大楼一间狭窄阴暗的小房间里,他拥有了10条供实验的狗和一名实验助手——一个21岁的医科学生查尔斯•贝斯特。贝斯特是个对生物化学十分熟悉的年轻人,他对测定狗的体液和血液中确切的含糖量等问题,驾轻就熟。这正好弥补了班廷在这方面的不足。可班廷是一位极其出色的外科医生,他进行的手术无可挑剔。两位干劲十足的年轻人开始了对糖尿病的冲击。他们两位的信心都很大,丝毫不觉得8周时间对于解决医学上的一个最复杂的难题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就从这失败的时间估算开始,他们给10只狗做了手术……一次次地失败,他们吸取教训,重新再来。实验在炎热的夏天中继续着,8个星期也悄悄地过去了。贝斯特的报酬没人支付了,只好算班廷向贝斯特借钱,现在哪怕用辆拖拉机也休想把班廷从工作台旁拉走,因为他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他们乘麦克洛德去欧洲讲学的机会,又继续干了起来。

一九二一年

一九二一年四月,经过班廷的多次求助,苏格兰生理学教授麦克劳德终于同意资助班廷实验。五月,在助手白斯特帮助下,班廷开始实验。他们先给狗作胰管结扎,使其发生和胆结石堵塞胰导管造成的相同的胰腺萎缩症状。接着,他们摘除了另一条健康狗的胰脏,造成实验性糖尿病。到了七月二十七日,班廷从结扎的狗身上取出萎缩得只剩胰岛的胰腺,制成药剂,注入除去胰脏而患病的狗身上。他们发现,狗血糖量迅速下降,经数天治疗后,恢复了正常。之后,班廷又成功地用胰岛制剂降低了糖尿病人的血糖,证明了它对糖尿病的疗效。多年来许多学术权威未办到的事,被两位无名的青年在一个暑假内做到了。班廷将这种提取物称为胰岛素,从那一刻起,有数千万糖尿病人因为它获得了新生。

一九二一年的夏天,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班廷 (Frederick Banting, 1891-1941) 与一位刚出校门的助理贝斯特 (Charles Best, 1899-1978) 在多伦多大学生理学教授麦克劳德 (John Macleod, 1876-1935) 的实验室进行研究。他俩发现胰脏的萃取液可以降低糖尿病狗的高血糖,以及改善其他的糖尿病症状。接下来的一年内,多伦多大学的团队发展出初步纯化胰脏萃取物的方法,并进行临床试验。他们将其中的有效物质定名为胰岛素 (insul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71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甜蜜家园脱胎于班廷论坛  这个早知道
不过班廷的生平第一次了解
感谢班廷  让我们没有后顾之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8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  好久不见哦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64

帖子

32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2
发表于 2015-2-28 03: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就是刚才看到你在谈论拜庭论坛时兴趣收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73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到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昨晚liang不开心  正常  
但是看到另外一位老糖人的回帖  不开心  liang有错在先  人家只是反应过激     想反驳又觉得没意思
今天一直不开心
现在在喝伏特加   也不知道liang怎么样  命运悲惨又固执的女性  偏激又骄傲  人呢  谦虚点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164

帖子

10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6
发表于 2015-2-28 03: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当代也出现班廷试的人物治愈糖尿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76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   班廷那是千年一遇的人才  运气也好 才有如此成就
熬着吧  做好我们该做的事  才是根本  不要指望他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85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我一病8年了!你知道有多痛苦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66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5-2-28 03: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切  哥哥一病也是八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